时光 踮脚张望

想成攻的胡小受:

机智的蓝瘦子:



五月上旬一切尚不至此。
仍在揣测世乒赛冠军,感叹换主管教练,说不要展望。不要毒奶。
朋友来访,全队相迎。杜塞决战,恩师指点。
96年战胜王涛的小将可曾想到今日。
14年捏起国旗指向全场的少年可曾想到今日。
不满二十挑起整个九零一代重担的男孩可曾想到今日。
多年前鞍山那个为练球六一儿童节都没能好好玩一场的孩子可曾想到有今日!
有人为维护乒乓球名誉被网络暴民辱骂千条仍不删微博。
有人说我将自己献给国家国家会以恩情待我。
有人说无论是否有人支持,直板我会坚持下去。
抬棺死谏,其情可悯,其途当悲。
可笑那时还有希望。
狂澜难挽,慷慨于怀。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称勇士,惜哉人尽其力,事终不可为。
六月二十五日,微博留下三道血痕,体制下不存在强项令,他们可以梗着脖子,但现实不容他们永不低头。
至于这血腥气背后,以及血腥气之后的种种。
人在做,天在看,但存良知,莫走绝路!不是每一次都会低头,天大雨,终有人判断期限已至!




今夜。太恨。


评论

热度(213)